禪宗公案之一

米熟矣
祖潛至碓坊,見師腰石舂米,語曰:「求道之人,當如是乎?」乃問曰:「米熟也未?」

師曰:「米熟久矣,猶欠篩在。」祖以杖擊碓三下而去。

師即會祖意,三鼓入室;祖以袈裟遮圍,不令人見,為說金剛經。

至「應無所住而生其心」,師言下大悟,一切萬法,不離自性。遂啟祖言:

何期自性,本自清淨;
何期自性,本不生滅;
何期自性,本自具足;
何期自性,本無動搖;
何期自性,能生萬法。
一切都在
 
有好多天,一休和尚独坐参禅,默然不语。师父看出其中玄机,微笑着领他走出寺门。寺外,一片大好的春光。放眼望去,天地间弥漫着清新的空气,半绿的草芽,斜飞的小鸟,动情的小河……
  一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偷窥师父,师父正在安祥打坐于半山坡上。
  一休有些纳闷,不知师父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
  过了一个下午,师父起身,没说一句话,打个手势,他把一休领回寺内。
  刚入寺门,师父突然跨前一步,轻掩两扇木门,把一休关在寺外。
  一休不明白师父的旨意,独坐门外,思悟师父的意思。
  很快天色就暗了下来,雾气笼罩了四周的山冈,树林、小溪、连鸟语水声也不再明晰。
  这时,师父在寺内朗声叫一休的名字。
  一休推开寺门,走了进去。
  师父问:“外面怎么样?”
  “全黑了。”
  “还有什么吗?”
  “什么也没有了。”
  “不”,师父说:“外面,清风、绿野,花草,小溪……,一切都在。”
  一休忽然领悟了师父的苦心。
先把你的杯子空掉
有一天,一位在大学里教授禅学的教授来请教南隐禅师,什么是禅。
  南隐禅师以茶相待。他将水注入来宾的杯中。杯子满了,南隐禅师好像没有发觉,他继续往杯子里注水。
  望着茶水溢出杯来,满桌都是,教授忙着用纸巾拭水,并对南隐禅师说:“杯子满了,茶水已经漫出来了,禅师不要再倒了。”
  南隐禅师停下来。
  “你就像这杯子,”他微笑着说:“你的头脑里装满了你对禅的看法和想法,却来问我。如果你想让我说如何是禅,你得先把自己的杯子空出来啊。”
天堂地獄
 
日本著名的武士信重惑於天堂地獄之說,特向白隱禪師請教。
信重問:「真有天堂和地獄嗎?」
白隱問他:「你是做什麼的?」
「我是一名武士」信重頗為自傲回答。
白隱漫不經心地說:「武士?看你的面孔和乞丐有什區別?」
信重聽了,氣得拔出劍來!
「地獄之門由此打開」白隱緩緩說。
信重心中一震,當下有所悟,遂收劍向白隱深鞠一躬。
「天堂之門由此敞開」白隱欣然說。

人生咸淡两由之
1925年初秋,弘一法师因战事而滞留宁波七塔寺。
  一天,他的老友夏丏尊来拜访。他看到弘一法师吃饭时,只有一道咸菜。
  夏丏尊不忍地问:“难道这咸菜不会太咸吗?”
  “咸有咸的味道。”弘一大师回答道。
  吃完饭后,弘一大师倒了一杯白开水喝。
  夏丏尊又问:“没有茶叶吗?怎么喝这平淡的开水?”
  弘一大师笑着说:“开水虽淡,淡也有淡的味道。”
還要我放下什麽
唐代,严阳尊者问赵州禅师:“一物不将来时如何?”
  ——大意是:在禅修的道路上,我抛弃了一切,下一步怎么做?
  赵州禅师答:“放下吧。”
  严阳尊者说,已经两手空空,还要我“放下”什么?
  赵州禅师指示他:“放不下,那就把它挑起来!”
  严阳尊者听到这里,忽然有所领悟。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禪宗公案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