活着

活着實在是很美的事情。但我認爲,人生在世,以活得心靈舒服為最美。當然,蘿蔔韭菜,各有所愛。自然便各有各的舒服論。生活中,有的盼掌權才舒服,有的要很多金錢才舒服。。。。。。 不論怎樣,大家都有選擇自己活法的權力,誰也無權干涉。 然而在這滾滾紅塵中, 會有多少人認識生命的歡樂不在權勢與金錢的峰巔,而在大自然的自由懷抱呢?於是,熙熙攘攘,絕大多數的手伸向權、色、名、利,不知暗演了多少醜戯,換來沾沾自喜、躊躇滿志。。。。。。可是,也有另外一些人,在淡泊中堅持,在沸沸揚揚時沉默,在名利場外甘于寂寞,他們這樣活着也是一種追求,一種活出真正自我的追求。我崇敬這樣的人,我憧憬這樣一種境界。

如今,是一個沒有面具就難以活下去的年代。而我,三十多嵗了,還是孩子般的心態, 向往透明的情感,不願在真真假假中沉浮。便安分地把教書作爲自己的職業,將看書習文作爲自己的功課,放棄了中學的校長職務。我這樣輕常人之所重,重常人之所輕,是很多人不能理解的。當然,他們也體會不到我享受陽光、雨露的自由與歡欣。

說實在的,生命只有一次,活着是一瞬間的事。世間的種種終必成空,成功和失敗,榮耀和失落,快樂與痛苦。。。。。。都只是過眼煙雲,時辰一到,什麽也沒有了。那麽,人又何必對自己眼前得失斤斤計較呢?一切順其自然。無拘無束地生活,像楊柳隨風雨, 如何水沿道流淌。。。。。。人如果看到生活的這一層,就不會覺得累。而且,無論自己干出了多大的事,得到了多大的榮耀,掌握了多大的權,嘗到了多大的甜頭。。。。。。便再也不會有得意洋洋、目空一切的念頭和興致。

曾有很長一段日子,我愛去寺廟溜達,那大肚羅漢,那繚繞相遇,那晨鍾暮鼓。。。。。。 都給我很大的慰帖。連在殿裏踱步,在寺門擡頭看天,也進入一種境界。突然,我在深山古寺的壁上,看到明朝憨山大師的《醒世歌》,竟久久不動,立在夕陽西風中,緊握知音的手一般,讀出自己心靈的文字:

紅塵白浪兩茫茫, 忍辱柔和是妙方。

到處隨緣延歲月, 終身安分度時光。

春日才看楊柳綠, 秋風又見菊花黃。

榮華原是三更夢, 富貴還同九月霜。

休得爭強來取勝, 百年渾是戲文場。

頃刻一聲鑼鼓歇, 不知何處是家鄉。

念着念着,我在坐禪和尚的肅穆裏,在寺外林閒傳來的鳥叫聲中,淚花盈盈了。。。。。。

現在,每當閒暇時候,去群山中遊玩, 聼山澗流水,深樹鳥鳴,看山花爛漫,綠草茵茵,與朝霞為伴,和白雲悠悠,沒有民俗風塵裏滾滾的狼煙,也沒有風風雨雨中的自誤他誤。一切自自然然。這實在是權力也換不來的享受,金錢也買不到的閑適。我認爲,這才是各種舒服中一種最高級的舒服, 也是一種最純淨的境界。

其實,人活在世上,沒什麽複雜的,心簡單了,就什麽都簡單了, 天然般的自由自在, 無輿倫比的自得其樂,生命的本來意義也便誕生了。

陳靜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禪話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Comments are closed.